第二十八章 DragonFlyBSD
第六节 所谓开源哲学
我想说的,正如庄子在《南华经》中所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所以我不强调所谓的终身学习观念。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知识都是自己学的,即使可以像恐怖如斯的渡劫强者向他人醍醐灌顶传输功法,所受之人亦不能穷尽所有道法。人的生命短暂,整个人类的生命对于宇宙来说又何其短暂!不明白这个道理,永远只能被剥削。
如果困难是财富,那么在 FreeBSD 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财富的合集。如果苦难是一种哲学,那么这种哲学的别名叫做 FreeBSD 哲学。
提到开源二字,首先人们会想到 GNU 计划,其次比如 FreeBSD 此类计划。
有很多人讽刺 Microsoft,说 Microsoft Windows 上运行的 IDE 垃圾,隐藏了引擎盖下的细节,一按下去“预处理,编译,汇编,链接”四步就都完成了。此时便会有人出来,说我们用 Linux 吧,再安个 GCC,用 VIM 写代码,用 GDB 调试。用 Windows 多垃圾啊,你入 Linux 啊!
从此,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从 Ubuntu 到 Gentoo,发行版换了几百个,却没有达成初心。
我们都知道,先有键盘,后有鼠标,现在,你省下了买鼠标的钱。把 Xorg 删掉,你说桌面占用内存;把 Windows 删掉,你说节约硬盘空间。记住了 VIM 几千个指令,你发现,还是记事本好用。
苦难由此而生。
我不觉得在 TTY 下加载出 Bilibili 的 HTML 播放器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原因。也看不到使用 xfce 桌面系统,它哪里优越于 macOS 或者 Windows 的图形界面。但是一些人仍然一如既往的展现出自己无处不在的优越性。
开源不是乌托邦,意味着 Free 。这意味着免除一切责任。只能依靠自已。
我想不出来,为什么我们走进了青铜时代,又要回归石器时代。你说为了开发效率,为了节约硬件成本,为了节约正版软件费用。我说,现在的设备,即使是嵌入式也不再用汇编进行开发,而使用 C 语言;现在的笔记本,内存标配提升到了 8G ;而正版与否,大家心里都清楚,对于开源,也不是随意商用。
自由,轻量化,安全与稳定性似乎是开源的代名词。其实不然,自由并不是给你代码让你自己修改并编译,花上几个小时。你说自己编译的软件运行效率高,却拿不出任何论文作为证据。
开源哲学,号称互帮互助。著名 IRC 频道中,我很遗憾,没有看到这一点。对于国内论坛,社区,各种乱七八糟的 log 贴上去,你只能得到嘲讽,就像是多年的丑媳熬成了恶婆婆“什么 https,你懂 openssh 吗?你知道证书是什么东西吗?不知道你问个…”以此循环往复,我更是不必多说,还有某协会在为自己的前会长打广告。说到底,需要的不是知识,都是钱和肆意嘲讽他人的资本。
即使是对于服务器,大部分人使用 CentOS,我看不出它哪里比 Scientific Linux 好。性质都是一样的。只有真正明白的人才会知道,盲目的从众,缺乏理性认识就深入一个东西,是多么的无知。
在图形界面盛行的今天,我们不应该开历史的倒车。也不能让 OSS only for server 。说 FreeBSD 不行的,可能没用过 iOS; 说 Linux 垃圾的,可能没用过 Android 。
带着苦难哲学的人,犹如套在袋子里的人。
在有人把 FreeBSD 当作 Linux 的今天,本书的目的在于弘道。很多人抱怨,我们的传统文化在钢筋水泥中逐渐死亡。这当中有很多传统技艺功法失传是由于一些所谓封建的观点而造成的,比如传男不传女,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概不外传等等。认为应该公开真本领,真本事,真技法。
真本领、真本事、真技法这三真,我叫他道法。无论是否简单,都是道法,1+1=2 也是道法,如何证明 1+1=2 也是道法。从这个方面来看,我们一切所知皆为道法。但是为何冠名以道,下章再议。
我认为道法不能轻传。
轻传并非指完全不传,而是指在条件的情况下完整的传承下去。一言以蔽之,在客观上免费获取知识的地方都是骗人的地方。在这里,比尔盖茨一定十分赞同这个观点。
举众所周知的例子来说,西游记中唐僧师徒五人前往西天取经。彼时东方无经文吗?还真没有。历经故意设置的九九劫数不只是他们的宿命,更因为道法不能轻传,一本经文通晓,已是难得的高僧,更妄论十本,百本。
在道教而言,不是所有人都能念经文的,因为没有道法,普通人不知道应该避讳哪些字,哪些是道士能念的,哪些居士不能念的,念时往何方向,掐何种手印,从哪到哪,该念几遍,何日禁忌。而这些只有师父会告诉你,别人不会告诉你。
可以见得,佛道两家,都清醒的并做到了这一点:不轻传道法。并非单纯倡导宗教上的不轻传道法,而是说这两家的认识比较深刻,而且实行的较为正确。很多玄幻小说作家也认识到了不轻传道法这种观点。前辈将各种典藏都收于大山,留待有缘之人。原因有二,险地少人,非真有缘者不可来;取物磨难,非易得之物。北方有句谚语“听人劝,吃饱饭”,经验丰富的家里的老人会告诉你很多事情,不一定对,也不一定错,但一定的是能吃饱,不能吃好。诗人说路多歧路,歧路亡羊,不必告诉青年朋友们此路不通,尽可让他们头破血流,这才是青春,即使因此失去了生命。缘由就是你说了也没有人会去听,你说的的的确确是道法,也传了出去,但是产生什么效用了没有?并没有。唠唠叨叨是可以停止了,没有任何作用。
现代社会倡导知识分享,但是我可以看到核心期刊,专业学术论文没有人分享的。那么分享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是华盛顿砍树这种假故事还是方便面是垃圾食品这种谣言?我所看到的慕课不过是把书上的内容念了一遍而已,书的质量差,这种慕课更差。这不是在于人才,国外一些大学的慕课水平如何?不错。为何?因为那根本不是慕课,就是将课堂录制了下来,仅此而已。人们看到免费的总要去占便宜,不知道被消费的是自己还有额外的机会成本即时间。因此我断言,免费的慕课是做不好的。即使课好,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影响力。正如上文所言,你把道法传出去了,你就不管接收者,也管不着接收者了。这就是轻传道法的弊端所在,浪费你我时间金钱和感情。
如《理想国》一书所述,道法必有一种途径进行传承。如果传承不再,那也是必然规律,不可强求。即使费力的保留了下来,也定要当历史的吊车尾。
人人可为师,非人人可得道。一件事情是收费的,用金钱衡量了价值。对于普通人,恐怕没有人说 Linux 比 Windows 好用。这里的普通人也包括没有接触过计算机教育的人。所以没人向一般用户群体推荐使用 Linux,除非他别有用心。商人可能市侩,但是也是为了道法的传承。如果物品免费,就不会再有人去做。由此也是版权专利的由来。使人失去了欲望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现在的社区正面临这种困境。
很多专业书籍为了牟利不择手段,什么多少天精通 C++, 一把年纪出书误人子弟。不是为了传道,而是为了牟利或自私的普及知识。这种书只能打击学习者的积极性。说是看来能够短时间普及文化,但是在长期看来营造了一个错误的环境和知识氛围,造成与他人更大的差距。
传道没有这么轻松,人人可以传道,但是传的道不一定是自己自以为可以传的道。
活在梦里,醒来却发现仍不知道什么是疼。未来的结局早已经注定,可仍要懦弱的挣扎偷生。
就像在物理机中运行的虚拟机中运行的虚拟机一样,总以为自己是真的。可悲的一生被设计好了,无论是国家机器把我们设置成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学生,还是我们自己不愿意做圆上的一个切点。古今皆有之,把大器晚成作为自己一事无成的理由,来宽慰自己,勉励自己,并相信自己可以有所作为,经天纬地。仿佛很多人看破了,看透了,活的敞亮了,无拘无束了。向天一笑,“看的清澈又有何用,终归是自己为难自己。”可叹浮云长涨长消,潮水潮起潮落;可悲雾霾时有时无,而无路可走。
年轻的时候像茶水溢出了杯具,悲剧一事无成;时间长了终归不如洒掉全部。
不是他物磨平了我们的棱角,正是自己磨平了自己。物遇不平则鸣,君子不器,不愿意成为他人利用的对象,可是这种种却都是赤裸裸的血腥贪婪暴力,都改变了这些。天下大事绝非偶然,与其沆瀣一气不如寄情山水。
大器不成,天意难违。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观点是不正确的。但是我却以为他是正确的,我并不会为某个主义牺牲自己,万一他是错的呢?我没有机会去验证,而那些验证的人得到的也只是个未知数,充满了不可知性。从上述观点看来,大器虽晚成,经天亦纬地。
Copy link
Edit on GitHub